wangguangqi 发表于 2011-11-19 16:59:31

张家口附属第三医院草菅人命老革命惨死医院

我父亲于2011年2月14日早8:30分入住张家口附属第三医院心内科,李亚强、郝英平、楮杰对生命的冷酷令人发指,将父亲一步步推向死亡,因为没有送钱,堂而皇之的置人于死地。父亲不能言语含冤而去,家人悲伤欲绝无处诉说,凄惨、悲怆、只有天知道。
一、抽血休克、贻误时机、轻度休克发展为中度休克
    我父亲于2月14日早八点去报箱取完报纸,亲自打电话向市政府老干部科要车,于8点30分入院自己走到心内科郝英平办公室,郝英平问了一下病情后由小楮大夫带往病房做心电图,(8:42分)显示心肌缺血,后被安排到302房间,父亲同室内病友谈笑聊天。这时来了一个护士抽了两管血后不出血,护士用手边捏血管边又抽了三管血,抽血总量达50毫升。大约五分钟后,父亲突然脸色苍白,嘴唇呈白色,血压非常低,非常难受伴有恶心,诱发了休克。作为大夫应进行急救,而小楮大夫只采取院前吸氧平卧措施,未进行任何院内急救,而主管大夫郝英平却一直未到现场,对父亲继续恶化的病情视若无睹。大约10:30分,父亲大汗淋漓由轻度休克发展为中度休克,这时郝英平才去病房。
质疑有三:
1、过分抽血、诱发休克、未做化验借用父亲名字为关系户买单
父亲每年都会做检查,通常化验一般只抽两管血,从未看到抽五管血的先例。对于一个患有心肌缺血未吃早点的老人抽五管血诱发休克,令人怀疑其行为险恶。父亲是离休老干部,全公费医疗。可恨的是抽了五管血竟没给父亲做化验,后补的化验单是借用父亲的名字给别人做的,年龄、病案号、床号均不对,全部有公费买单。
2、缺乏医德、漠视生命
   失血性休克后,病情继续恶化,长达一个小时没用任何药物进行急救,时间就是生命,作为主管父亲的郝英平副主任长时间不出现,任凭父亲病情恶化,让人怀疑其动机不良。
3、贻误时机不作为
      第三附属医院没有ICU病房,从设备、技术等方面都不具备抢救危重病人的条件,长达一个半小时,完全来得及转往三甲医院,可郝英平什么都不做,任凭父亲由轻度休克转为中度休克。
二、植入临时起搏器将父亲作为活体实验
       父亲入院时诊断肺部没有罗音、清晰,大约12点左右,李亚强、郝英平、未穿白大褂的人给父亲安装临时起搏器后 ,我闯入病房,看到父亲胸前大片血迹,且病程记录中记载肺部出现水泡、淤血、湿罗音,质疑误插入动脉撕裂胸膜使血液渗入肺部,直到父亲去世,胸前的纱布也未揭下来。医院不具备条件完全忙插,手术前并未让患者家属书面签字同意就匆忙手术严重侵犯患者生命权,介入科医生未穿白大衣,质疑非院方正式医生。李亚强进行穿刺,他是否做过这样的手术,把父亲作为活体实验。
三、术后派实习生护理、既不会看监视器亦不会操作
      父亲术后一直处于低血压,呼吸困难、血压和脉搏波动,肺部湿罗音的危险境地,夜里12点30分-2点左右派了两位实习生护理,连监视器上的按钮都不会按 ,两个小时监视器上没有血压,生命体征记录为空白。显然心内科从医疗到护理都是极端的不负责任,对生命冷酷漠视。
四、带班主任李亚强、主管大夫郝英平见死不救
       入夜2点多,父亲躁动用尽全身力气左侧翻身,护士无动于衷,父亲血压、心率急剧波动。带班主任李亚强从下午以致整夜不到岗,小楮大夫给主管大夫 郝英平打电话不接,我抢过小褚大夫的的手机打了十几个电话始终不接。而小褚大夫却说“别打了人家睡觉呢”。就这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眼看着父亲就这样离我们而去,犹如天塌地陷。直到父亲去世到第二天早7:40分,父亲的遗体送往殡仪馆一直未见到这两位主任的身影。心内科一直以来有惯例,下午医生便不知去向,只有一个值班大夫。他们明知父亲病情危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应在现场,至少随叫随到,而他们的家就在医院内,距离咫尺,一个整夜不来,一个不接电话,见死不救,草菅人命。郝英平解释没听见,是不想听见也不愿听见,大夫睡觉比病人生命更重要。带班主任李亚强说并没有打电话给他,试问医院有否规章制度,带班主任为何离岗,作为科主任又如何管理心内科,就这样父亲成为临床经验很浅的小褚大夫的试验品。
五、主管院长态度蛮横、脏话骂人
       父亲后事料理完毕,我就以上问题向主管副院长王长卿反映,他不耐烦地打断我不让说下去。对于一个半小时不救治得问题,他说院前吸氧也是救治。对于带班主任和主管大夫不到现场见死不救的问题,他反问哪条法律规定带班主任必须到,我气愤之极,说他不配当书记、副院长,他竟然脏口骂人,“我X你妈”。父亲的非正常去世,给我家带来巨大灾难,母亲伤心欲绝整体以泪洗面,心绞痛频发。我找到王长卿,作为书记、主管业务副院长不但不对医生的医德、责任、技术、医院管理进行反思,吸取教训,承担院方应承担的责任,对患者家属有一个负责任的交待,作出恰当的处理。却像一个泼皮无赖,不但推脱责任,甚至脏口骂人,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和医院的信誉,视生命如草芥,毫无人性令人发指。 六、取消主要药物、导致病情加重
       父亲去年入住心内科以来,将维持父亲心脏功能十年之久的鲁南欣康、合心爽取消,只开辅助药物脑心通胶囊,使父亲病情进一步加重。有一次父亲到医院输液输到第七天竟站立不稳,后得知输入的药物只能用一次,不能连续输,幸好及时制止,没有发生意外。我于4月7日10点左右找到主管副院长王长卿,请求看一下父亲入住心内科的长期医嘱,被王长卿粗暴拒绝并辱骂。作为患者子女,有权知道给父亲治病的用药过程,这也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长期医嘱不敢公开充分说明有猫腻见不得光,王长卿作为医院的党委书记兼业务副院长要为违规、违法行为负责。
七、失血性中后度休克后用706代血浆500ml导致肾衰竭
      一个半小时不进行抢救发展为中度休克后,手脚冰凉、大冷汗、肺部湿罗音。护理记录显示所用药物均为抢救休克病症之药物,特别是706代血浆虽治休克,但根据大量案例65岁以上人群慎用,否则会出现肾衰竭导致死亡。在父亲高龄的情况下用706代血浆500ml,以至于插入导尿管引流100ml之后再无尿液。致使父亲肾衰竭。


larkinwang 发表于 2012-8-11 00:53:47

qu jianding去鉴定一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张家口附属第三医院草菅人命老革命惨死医院